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浮世欢歌 卷一 如意镇
浮世欢歌 卷一 如意镇


第一章 如意火车
三月二日,还有一天就是张末的生日了,但是这个生日却是注定不能好好过了。张末正在“出差”的路上。虽然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差。
张末是一个作家,网络小说作家,现在已经有五部完结的小说,写的都是让人甜到发腻的爱情故事,靠着一批脑残女读者,身家也是不菲。就在他完结第五部小说《虐爱-凤凰男你给我跪下》之后不久,张末就宣布为了自我的提升,暂时搁笔,要去外地采风。突如其来的消息让网站编辑和一众脑残粉十分诧异,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末已经打包好行李,踏上了去如意镇的列车。
虽然张末信誓旦旦的说要提高自己的生活体会,但是他自己知道,他的视野太过狭窄了,在文字上没有灵感了,说是采风,还不如说是逃避。不过张末天生心大,很自然地将这种懦夫的行为升华为文艺青年的无目的流浪。
在软卧昏天暗地地度过10几个小时之后, 如意镇近在咫尺,列车的广播 清晰的告诉大家还有20分钟就要到站。张末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放下水,但是卫生间已经关闭了。只能去洗了一把脸,转身回铺位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身子。张末抬头正准备道歉,那人一回头,却没有 停留,直接往车门去了。“怪人,急什幺”张末小生嘀咕一句。却不想那人耳朵还挺尖,听到了张末的吐槽,回过头来望了一眼,那人30出头,个子不高,穿了一身休闲装,留着板寸头,五官端正,嘴唇厚实,一眼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但是一双眼睛却是透着十足的精明。他看了张末一眼,顿了一下,微微点了一下头,便又转身走向车厢连接处的下客门。
张末一时无语,自嘲般地抬了抬嘴角,回身去拿行李。这时一个玲珑有致的少妇急匆匆从他身边经过,张末一时看呆了,只见这女人27.8岁,面容姣好,皮肤在炽白的列车射灯照射下越发显得白皙,穿了一身休闲装,高跟鞋,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的风情。少妇面色焦急地从张末身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人,眼神却直直地往刚才经过的怪人背影追去。
一阵淡雅的香风从张末鼻尖略过,不由的让张末的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刚刚离开的少妇,这时列车卫生间的门却从里面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探出头来四下张望了一下,正好对上了张末的眼睛。正好将将少妇的身影给遮挡住了。一那是一个满脸全是胡子的30多岁男人,看见张末之后有一丝尴尬,微微笑了一下,闪身从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张末正抱怨这人霸占卫生间的时候,不想卫生间里又出来一个人,一个女人,还穿着列车员的制服。
张末瞬时间就脑补出了一个刺激的故事。嘴里不自觉的呼了一个轻微的口哨,卧槽,列车震?!
第二章 你好老刘
飞一般将行李和自己塞进一辆黑色帕萨特里,张末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刚下火车,出站就遭到了热情似火的黑车司机的哄抢,行李差点被人拉走不说,自己的屁股还被人摸了好几下,幸好自己打的滴滴司机十分靠谱,在他的接应之下,顺利地上了车。
当地人都说3月的如意镇是属于龙王爷的。今天也不例外,滂沱的春雨像太上老君倒洗脚水一样哗哗地冲刷着如意镇支离破碎的山峦。
张末正瘫在后座用衬衣擦拭着眼镜,刚启动车子的滴滴司机递过来一包纸巾。“兄弟,擦擦。”他的声音不轻不重,语速很慢。张末抬头一看,司机40来岁,身材消瘦,有些谢顶,脸色苍白,气质儒雅,像极了中学老师。“谢谢,大哥。”等张末接过纸巾,司机只是一笑,没再说话,发动了车子。
在雨打车顶哗啦啦的声响中,张末正式进入了如意镇。
夜很黑,雨很急,车很慢。
张末的视线一直都在窗外,漫无目的,又像是想发现什幺,火车站出来以后得这段路是山路,很宽敞,双向6车道,路况也不错,但是路上的车却寥寥无几。
“很荒凉吧?”司机在后视镜里看到张末脸上的疑惑忽然开口道。
“对啊,大哥,这如意镇咋没啥人气啊。”张末好奇道。
“呵呵,这还没到如意镇呢,还远着呢。”司机一看张末就是外地来的,顿时有了聊天的欲望。
“这不是如意镇啊,可我明明买的如意镇的车票,车站也写的如意站啊。”张末听了司机的话更加奇怪了。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如意镇虽然说是是一个镇,确实是镇,但是这里处于三省交界,属于一个三不管地带,如意镇辖区差不多和一个县一样大,但是这里穷山恶水,除了一个小铜矿,啥资源都没有,人口啊是少的可怜。”司机充当起了导游,侃侃而谈,“这个如意站,原本是为了运铜矿设的,所以离了镇上就有点远。火车站的另一边就是矿场出来的轨道,不过这些年铜矿基本也采光了,倒是运的人比矿还多。”说着就把如意镇的情况事无巨细地都和张末介绍了个遍。
正如司机大哥所说,如意镇所辖区域很广,但是大部分都是险山湍流,不适合人住,也不合适经济开发,经济建设十分落后。镇下原本有个国营矿场,经过几十年的滥采已经破败不堪,不久前宣布要进行国资改革,引入民间资本,倒是在当地引起了热议。但是如意镇市区却是非常热闹的,这里山高皇帝远的,正儿八经的产业搞不上去,自然而然的一些歪门邪道就大行其道,一来二去,这如意镇出如意娘们就出名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我网友是骗我的呢。他说如意镇很热闹来着。”
“呵呵,你是来如意镇消遣的吧,哎,现在这世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意镇这名声怕是要臭一辈子了。”司机有些痛心疾首的说。
“啥名声?”张末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
“你们这些人不是说如意镇是西南小东莞嘛。”司机的语气居然夹杂着一些愠怒。
“还有这回事?”张末一听,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