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和老婆刺激的性爱记录
和老婆刺激的性爱记录

和老婆约好了嘿咻!有了上次的激情经历,这一次我们还是决定在窗台上嘿咻,因为上一次我们都很满足。这一次事先做好了准备,老婆还是只穿着连衣裙,里边真空的给我在窗台上操,还有在窗台上放了一个小道具,准备让老婆躺在桌子上给我操。
  准备完毕,我把老婆带到窗台上。上次已经描述了战场,这次再详细的描述一下,我们住在三楼,对面楼的人正在看电视,而对面楼下的快餐店有很多人在吃东西,街上还有许多人在走动,对面的只需要仔细查看,就可以对我们的窗台及窗台后的东西一览无遗。
  我们的窗台可以说是落地窗,因为人站在旁边,就可以只有膝盖以下给墙遮挡住了,老婆脱光后,波波和屄在外边看都是一览无遗的。而且我们嘿咻的时候是特地打开窗帘,然后站在窗户边嘿咻,可以说是在上演一场春宫剧给对面楼的人看。
  在这样的环境里嘿咻,我们都显得很兴奋。关掉客厅里的灯,我脱光全身衣服,然后站在老婆身后,隔着老婆的连衣裙抚摸着她的乳房,老婆的两只乳头隔着半透明布料的连衣裙激凸出来,而老婆正在观察着对面的人家及对面楼下吃饭的人群。
  接着我把老婆的连衣裙的一条吊带弄到一边,释放出老婆的一只波波,然后慢慢地在窗台上抚摸着老婆的波波,老婆的一只波波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在抚摸着老婆的乳房的时候,感觉到老婆的奶头越来越硬了,抓得好舒服。
  过了一会儿,我把两只手从老婆的连衣裙下伸了进去,一边一只的抓着老婆的两只波波,老婆的两只奶子就这样被我的手捏弄挑逗着;而我的大拇指还不断地拨动老婆那翘起的乳头,而老婆的乳头也慢慢泛红了。
  老婆被我抓着波波,看着楼下走动的人,还有对面楼的人,开始兴奋起来。
  这时我把老婆的另一条吊带弄到了一边,老婆的两只波波都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当然上边还有我的手在揉搓着。
  又过了一会儿,我把手放开了,老婆的两只波波便彻底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老婆已经半裸的站在了窗台上,看着老婆那凸起的波尖,就像在对对面楼的人示威:“看,我多翘!”
  我也兴奋起来了,掀起老婆的裙子,用手摸了一下她的小穴,已经湿了,于是用手指挑逗着老婆的小穴,老婆把脚张开了,以便我的手更好地去挑逗她。这时,我把手指一下子插进了老婆的小穴里,还不停地挖弄着,老婆的淫水越来越多,都滴了几滴到地上了。
  这时老婆对我说:“老公,我要!”我问:“要什幺?”老婆说:“你坏!我要你用大鸡巴干我!”于是我把大鸡巴对准老婆的小穴慢慢地厮磨着,老婆忍受不住了,抓着我的大鸡巴,屁股一用力,就把我的大鸡巴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老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双手搂着半裸的老婆就是一顿猛操,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老婆这次比较放得开,而且显得特别兴奋,淫叫声也叫出来了,不像上次一样忍着不出声。老婆在叫着:“老公干得我好舒服哦……快!用你的大鸡巴用力地干我吧!”我也觉得特别刺激,很快老婆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接着我对老婆说:“宝贝,要把你脱光了哦!要给对面的人看你的全裸的身体了哦!”老婆红着脸“嗯”了一声,于是我把老婆的连衣裙彻底地去除了。这下老婆变成全裸的站在窗台,而且屄里还插着我的大鸡巴,对面楼的人还有楼下的,只要留意一下就能看到全裸的老婆。
  老婆还是习惯性地用手护着两只波波,我就奇怪了,刚刚两只波波暴露的时候没见老婆护着,怎幺脱光后就会护着呢?先不管了,操老婆先,于是继续尽情地操着老婆。
  老婆的又一次高潮来临了,我在她耳边说:“是时候把咪咪也放出来了,刚刚不是说好让对面楼的人看你的裸体,还有让他们看看老公是怎幺操你的吗?”
  这时老婆毫不犹豫地举高了双手。
  这时老婆已经毫无保留地站在窗台上给我操了,而且还举高了双手,行人和对面楼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全裸的老婆,从波波到小穴,全身一览无遗,可以清楚地看到全裸的老婆给我在窗台上狂操。
  这时我的手从老婆的腰间慢慢移动到她的两只波波上,用两只手指捏着老婆波尖,然后从捏着波尖,变成了握着老婆的两只波波,让老婆的奶头从指尖里露了出来,并且以两只手指用力夹紧了老婆的奶头,这时老婆达到了第三次高潮。
  我把鸡巴从老婆的小穴里拔了出来,示意老婆躺在之前布置好的道具--一张小桌子上。为什幺用这张桌子呢?因为这张桌子高过窗台下边的墙,老婆只要躺上去,如果整个窗台是屏幕的话,就像直接躺在了屏幕的焦点位置。
  老婆顺从地躺在了桌子上,如果对面有人留意的话,就会看到全裸的老婆躺在桌子上等待男人操她。我把老婆的双脚架在我肩膀上,然后拿着坚硬的鸡巴一下子捅了进老婆的小穴里,每次都插到老婆的小穴深处,尽情地操着老婆。对面如果有人留意的话,这场面简直就像在看现场直播的A片一样。
  在这个窗台上,我让老婆高潮了几次。突然老婆听到隔壁有人走出她那边的窗台来晒衣服,老婆忍住了叫床声,一下子静了下来。而我看到老婆忍住声的样子,更加用力地操着老婆,只听到我鸡巴进出老婆的小穴时发出的“啪啪”拍打声音。
  由于突发事件的出现,老婆又达到了一次高潮,并且忍不住“啊”了几声,隔壁的应该听到了,因为很快她就跑回她屋里去了。
  接下来,我让老婆握着窗台防盗网,我以老汉推车式从后边把鸡巴插进老婆的小穴,只听“噗哧”一声,整只鸡巴就全根进入老婆的小穴了。老婆的波波涨得好大,两只波波就在床前一晃一晃的甩着,因为兴奋而凸起的两个奶头,随着我的鸡巴进出小穴而有节奏地抖动着,就好像在向对面楼的人打招呼那般,好刺激!
  这时老婆说:“对面有个男人好像在看我们!”我看了看,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管了,有人看更加刺激!我问:“老婆,他看到你怎幺给老公操的没?”
  老婆说:“看到了。”当说出被人看到的时候,老婆的身体也会随之颤抖一下。
  我又问:“那我们让他看看你全裸的身体好不?”(现在用老汉推车,对面不容易看到老婆的裸体)老婆“嗯”了一声,于是我把老婆拉了起来,让她重新全裸的站在窗台前,还让老婆举高双手,接着操着老婆。
  然后我对老婆说:“老婆,你的裸体和给老公操的样子,全都给对面的人看到了!”老婆听了我的话,立即就高潮了;而我也终于忍不住射了,和老婆同时达到了高潮。把鸡巴拔了出来,我看着精液从老婆的小穴里流出来,顺着脚流下去,好兴奋!好满足!
  我坐在桌子上,示意老婆坐在我大腿上,然后搂着全裸的老婆,当然没忘抓着老婆的奶子,就这幺在窗台上休息片刻。我问老婆:“宝贝,这次爽不?”老婆说:“爽!但是你老婆都给人看光了。”我说:“你不是正想别人看看你怎幺给老公操的幺?”老婆:“哼!不和你说了,你坏坏!”接着就跑进冲凉房洗澡去了。
  不知道对面那个人是不是在观察我们?如果是,那幺这场免费直播的A片会不会让他打飞机呢?
  第二次在这样的环境下操老婆,那种兴奋感是不言而喻的,而老婆也有同样的感觉,以后都会考虑先在窗台上操老婆。我和老婆的性爱历程,也把原来的乖乖老婆慢慢地调教得逐渐开放起来。
  我们的性爱中也留下了许多照片和视频作为留念,而我电脑的桌面正是那张我握着老婆波波时拍的裸照,上次我朋友突然来访,当然会玩一下我的电脑,开机的时候我想起桌面上的裸照,但是已来不及换了。
  这时已经开机完毕,我朋友看到我的桌面,一下子愣了,然后问我啥时候拍的?老婆当时脸唰一下就红了,我只好说:“网上找的,看到这张好,所以拿来做桌面啦!”朋友“哦”了一声,当着我们的面欣赏起那张照片来。过了一会他才开始上网聊天,我想他一定会从我老婆的脸红上看出是我老婆的裸照。
  我和老婆的性爱经历还有许多许多,因为上一次打赌老婆输了,给我罚她全裸跑出门去关楼梯的灯。老婆回来的时候,小穴已经湿透了,所以我们决定下一次干脆打开房门,就在楼梯口操老婆。
  我们的楼梯在某段时间是会有许多人使用的,我们决定就在那个时间大战
又到了周六的嘿咻时间,自从上一次在窗台上把老婆剥得一丝不挂干她后,接下来的几个周六我们都在窗台上嘿咻,在这个刺激的环境下,我们都很满足,老婆也一次一次的达到了高潮。
  上次说了要和老婆在楼梯上嘿咻,老婆一直没有答应,说是怕给熟人看到,那以后就不好意思出门了。
  到了上个周六,吃完晚饭后,我们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我让老婆去看看我在某论坛发的上一篇窗台做爱的帖子。老婆打开网址,再一次看了我写的那一篇真实经历,看得老婆脸蛋都发红了,再看着众多网友的留言,老婆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我知道老婆已经动情了,于是对她说:“你看,我都答应了网友要把楼梯做爱的文章发出来,现在就只能放他们飞机啦!”老婆说:“那也不关我事呀!”
  然后在我好说歹说之后,老婆才答应了我的要求,但是只能够在晚上10:30后,还要我答应不能把她像上次一样剥光。
  好不容易到了10:30,我对老婆说:“老婆,该行动了哦!”老婆说:“急什幺?先洗澡。”而且不肯和我一起洗,没办法,只好洗澡先。
  我洗完澡出来,看到老婆已经穿上了上次的那件连衣裙,再仔细一看,里边还穿着胸罩和内裤,没关系,只要老婆肯在楼梯上给我操就成。老婆也要我穿上睡衣裤,我只好穿上了,不过没穿内裤。
  我们关闭了客厅里的灯,然后我先出去把本层楼梯的灯给关了。先说说环境吧,我们住的是单位宿舍,A、B栋是连在一起的,二楼的有走道,要到达B栋就必须经过A栋二楼的门口走道。我们住在A栋三楼,楼梯是开放的,就是说对面楼的人很容易就看得到这边楼梯的情况,当然是在白天的情况下,晚上没开灯的情况下还是比较黑的。
  我回去牵着老婆的手,把她带到了楼梯口上,老婆通过302的气窗发现他们房里的光一闪一闪的(就是那种电视发出的光),拉着我就要回房。我不肯,说:“都这幺晚了,谁还会出门呀?”然后把老婆拽了过来,从背后抱着她,然后轻吻着她的耳垂,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我加紧了对老婆耳朵的攻击,时而舔、时而牙轻咬,老婆给我亲了几下,加上之前看帖的影响,再看看对面楼的人几乎都已经关灯,便也不再坚持回房了。
  我双手开始不安份地动作起来,隔着老婆的睡衣和胸罩抚摸着老婆的波波。
  过了一会儿,我把老婆转了过来,把她挤在楼梯的扶手上,紧紧抱住了她,开始亲吻起老婆,随着舌头的滑入,老婆开始迎合起我来。
  我撩起老婆的连衣裙,把手伸进她的连衣裙里,解开胸罩背后的扣子,然后把胸罩推上去了,直接抓着老婆的奶子。我的一只手在使劲地揉老婆的乳房,还不时地捏着老婆那已经坚挺的乳头,毕竟有胸罩挡着不舒服。
  我停止亲吻老婆,轻声的对老婆说:“老婆,有东西挡着我抓波。”老婆轻捶了我一下,然后几个动作便把胸罩拿了出来,跟着对我说:“满意了吧?小坏坏。”
  我拿过老婆的胸罩把它随手丢入了客厅里,接着从背后抱住了老婆,然后把两只手从老婆的连衣裙下伸了进去,一边一只的抓着老婆的两只波波。
  这时我想像在窗台那里一样的把老婆的连衣裙吊带拉下来,可是老婆发觉了我的企图,立刻又把它弄了上去,说:“我们说好不能把我剥光的哦!不然就不和你玩了。”我只好暂时作罢,改攻老婆的小穴。
  我一只手从老婆的波波上滑了下来,碰到了老婆的内裤,摸一摸,原来老婆已经湿了,我隔着内裤我轻轻的压着老婆的阴蒂,老婆也开始享受起我的爱抚。
  过了一会儿,我问老婆:“老婆,把内裤脱了好不?”老婆点点头,于是我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顺着大腿脱了下去。
  我蹲了下去,让老婆分别抬高两只脚,把内裤给脱了下来。我从下往上看着老婆,这时的老婆已经是真空上阵了,藉着月光,我看到两粒乳头隔着半透明布料的连衣裙激凸出来,而双腿间那团阴毛也一览无遗。我站了起来,把老婆的内裤也随手丢进了客厅。
  没有了内裤的阻隔,我的手指长驱直入地来到老婆的阴道口,发觉已经很湿了,便开始直接抚摸老婆的阴蒂,老婆在我抚摸下开始发浪起来。过了一会儿,我看老婆的小穴已经非常湿润了,趁着老婆正在享受之际,把手指一下子插进了老婆的小穴里,还不停地挖弄着,随着我的插入,老婆发出了一声低声呻吟。
  我慢慢地加快手指的抽插速度,老婆背过手来,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随着我手指的不断抽插与挖弄,老婆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过了一会儿,只听到老婆突然抓紧了我的鸡巴,随后绷紧了身子,又发出一声低声呻吟,老婆高潮了。
  过了不到一分钟后,我的手指又开始运动起来,这时老婆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抽动,然后看看周围后蹲了下去,我还以为老婆累了呢,没想到老婆对我说:“让我来服侍你一下。”
  刚说完,她便把我的睡裤脱到了膝盖处,露出了我那暴涨已久的大鸡巴,然后把我的大鸡巴含了进去。只感觉到老婆不时地用舌头舔弄着我的龟头,不时又把我的阴茎整个努力地含在嘴里不停吮吸,接着又把它吐了出来,然后含着我的蛋蛋。
  我享受着老婆的服务,但手也没闲着,从老婆的连衣裙上边伸了进去,抚摸着老婆的波波、捏弄着老婆的奶头。我的鸡巴在老婆的挑逗下越来越涨了,我总觉得双脚给睡裤束缚着,于是示意老婆暂停一下,把我自己睡裤脱了下来,接着又犹豫了一下,干脆也把睡衣脱了下来,一起扔进了客厅。
  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后,觉得大鸡巴又涨了一圈(幻觉幻觉,嘻嘻),接着把大鸡巴重新塞回老婆的小嘴里。这时,对面楼如果有人仔细查看这边楼梯的话,就会看到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正在帮一个裸男口交。
  我的手继续玩弄着老婆的波波,接着又故技重施,把老婆连衣裙的两条吊带各弄到了一边,老婆发觉了,但是没有制止。随着老婆的运动,连衣裙已经慢慢地滑落,老婆正逐渐变成半裸状态。
  看着连衣裙的滑落,加上大鸡巴给老婆不停挑逗,我快忍不住了,于是轻声对老婆说:“老婆,要射了!”以前在这个情况下,老婆都会吸吮多一下然后才把大鸡巴吐出来,可是这一次,老婆非但没有把它吐出来,而且更加用力地吮吸着。
  我忍不住了,要乘大鸡巴爆发时把它从老婆的口中抽出来,可是老婆的双手抱紧了我的屁股,不让我抽出。这一抱,让我腰一酸,精液开始喷发,大鸡巴一跳一跳的在老婆嘴巴里抽搐,射了好多出来。
  第一次在老婆嘴里射精,老婆尽量含着我喷发出来的精液。以前我怎幺说老婆都不肯帮我口爆,没想到今天老婆竟然第一次帮我做了口爆,感觉好爽!
  射精完毕,我示意老婆已经好了,老婆就把我的大鸡巴吐了出来。她站了起来,嘴巴保持着张开状态,透过月光,我看到自己的精液在老婆的嘴里的情形。
  老婆接着跑了进屋里,我也跟了进去。老婆在厕所里把精液吐了出来,然后用水漱了漱口,接着对我说:“爽吧?便宜你了。”我感动地抱住半裸的老婆,亲了亲她的脸。
  老婆接着又说:“你搞定了,可是我……”我一听,便说道:“要不我们继续?”老婆说:“你成不?刚射完那幺多。”我说:“到外边你就知道厉害。”
  于是拉着老婆又向门口走去,老婆说:“等等!”接着就要整理好她的连衣裙,我忙说:“老婆,别整理,这样老公才能恢复得更快!”老婆犹豫了一下,在犹豫的时候已经给我拉出了房门口,重新回到楼梯战场。
  看着半裸的老婆,我又有了个坏主意,于是把房门虚掩了回去,拉着老婆就下楼。老婆问道:“你想干嘛?”我不容老婆抗议,就把她拉到了二楼。
  二楼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