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计程车司机强暴
被计程车司机强暴

被计程车司机强暴

早上起来又是一个大晴天,柔和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我的身上,回味着昨夜的激情余味,我懒在床上不想起来,长期的主妇生活让我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为丈夫准备早饭,7点钟伺候丈夫上班后还要爬进残留着丈夫体味的被窝里懒上个把钟头。

  昨夜的激情让我觉得全身发软,昨晚做过后,我换上了一条白色纯棉三角裤,可没想到老公插得那么深,本来以为已经清理干净的小穴在我睡着时又流出了好多乳白色的爱液,早晨起来内裤一塌胡都,小屁屁凉飕飕的,我拿给老公看,可他却要我将粘在内裤上的爱液舔干净,说是算昨天吸我奶的补偿,我不舔干净他就不起床上班,无奈我只好当着老公的面将内裤上的每一滴爱液都吃进了肚里,老公这才满意的上班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9:30了,想起要去上形体课,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冲了个温水澡才彻底清醒过来,小穴处还有些酸痛,我对着镜子照了照,穴壁口处的嫩肉有些红肿,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环形凸起。

  来到梳妆台前,先是将下身的小可爱处理好,紧紧地夹在胯下,然后从抽屉里找出一条白色蕾丝高腰T裤套上,我买内裤一般都是买小一号的,因为我觉得这样能更好的将我的臀部曲线勾勒出来,丰满的臀部塞进小一号的T裤中,小屁屁显得更翘了,平坦的小腹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T裤后面的带子深深地勒进了臀沟,整个肥嫩的大屁屁完全暴露在外面,随后又是一番轻车熟路的打扮。

  半小时后,当我站在门口的穿衣镜前作最后的审视时,镜中出现的是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四、五岁的少妇,面色红润,长发披肩,上身穿一件天蓝色的开领羊绒衫,外套一件天蓝色翻毛半大衣,下身是一件刚刚及膝的棕色格子窄裙,两条大腿被黑色裤袜紧紧地包裹着,脚上是一双粉色的高跟半靴,我对着镜子试了试自己的招牌式微笑,对于一个刚过完35岁的中年主妇来说还算完美,我推开房门向车站走去。

  在去车站的路上碰到了李太太,她也是去上形体训练课的,从她已见臃肿的身形上就能看出她对保持体型的迫切要求,其实她比我还小上两岁,可身材、皮肤却过早的出现了老态。

  一路上李太太追问着我滋补汤的效果,被她追的躲不过去,我只好红着脸点了点头,没想到她竟然说:「看起来是有效了,我今天也要试着做一次。」「什么,你竟然拿我老公做实验品?」

  我半真半假的叫了起来,「看姐姐怎么收拾你。」说着就把两只手伸到她的腋下咯吱她,平常在一起打闹惯了,李太太一边闪躲这我的魔爪,一边不忘反击,也咯吱起我来,两个女人在马路上打闹成了一团。

  …………上午的形体课结束了,我和李太太洗过澡在健身房的茶座里休息,在这寒冷的冬季里出了一身的透汗,又洗过了热水澡,现在浅酌着杯中的冰咖啡,真是舒服极了。

  「看」

  李太太用目光示意我向左边看。

  顺着李太太的目光看去,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正在偷偷的向我们这一桌张望,他的目光与我一对,马上游离开去,生硬的做出东张西望的样子。

  「谁呀,看着挺眼熟。」

  我问李太太。

  「就是这里的健身教练呀,听别人都叫他晓刚,你看他长得多有型,那一身肌肉多结识。」

  李太太目不转睛的盯着男孩看,就差流口水了。

  「你发花痴呀?盯着男人看,怪不得你要给你老公煲滋补汤呢。」我拍了一下李太太的肩头。

  李太太不看他了,盯着我看了起来,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审视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呀,「你发神经呀,不看男人了又盯着我看,我可不是什么俊男。」

  「你觉不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李太太问。

  「谁?」

  我没有反应过来。

  「晓刚呀,咱们每次上完课来喝咖啡都会看到他,他还总是有意无意的向你瞄。」

  「说什么疯话,他在这里上班,咱们来上课当然有可能见面了,就算他是故意盯着咱们,可你和我总在一起,你就知道他不是在看你。」我说。

  「切,我现在这副模样,他是在看我才怪,还是不要孩子的好,女人那生了孩子老的就快,真是羡慕你呀。」

  李太太叹息着。

  我苦笑了一下,我又何尝不想给老公生一个聪明可爱的宝宝,可我的外形虽然已经非常女人(名词作形容词用),甚至比女人还女人(同上)了,但是从生理构造上来说还是一个男人,对于生孩子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次看到小区里的太太们牵着孩子的小手在路上走过,我的心里就会泛起一阵酸楚。

  「对了,我婆婆今天要来,我差点忘了,我得去车站接她了。」李太太夸张的叫了起来,说完也不管我,拎起手包就冲了出去。

  我望着她的背影笑了笑,三十好几的女人,还是这么脱线,真不知道李先生怎么受得了她。

  「小姐,我是这里的健身教练晓刚,可以和你认识一下吗。」声音显得很约束。

  我回过头一看,那个大男孩站在我的对面,正尽力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脸却涨得通红。

  仔细看一下还真是个不错的男人,1米8的个头,留着轻爽的短发,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宽阔的臂膀、健壮的胸肌,处处都显示出他已经不再是男孩,而是男人了。

  不知怎么回事,看到他的身体我竟然联想起了老公的身体,也是这样的健壮有型,给人以安全感,还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而晓刚身上的味道则是青涩的,还未成型的。

  「可以吗?」

  见我没有反应,只是盯着他看,晓刚又问了一句。

  我这才回过神来,心里暗骂自己没用,怎么会产生这么多的联想,难道真是看到好男人就走不动了吗?我心里责备着自己,慌乱的站起身来说:「对不起,我要回家了。」

  就逃命似的跑出了健身中心,听到他在后面喊着什么,我连头也不敢回,跑得更快了。

  从健身中心里一路小跑出来,我不禁又有些恨自己没用,人家又没要怎么样,只是想认识一下,有什么好怕的,即使不愿意,老实的拒绝他不就好了,干嘛逃出来,没来由的被人看扁了,亏得我还比他大好多。

  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告诉了司机家里的地址,我将身体*在座垫上,心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想起老公刚刚开始追求我的时候,也是晓刚这个年纪,而我那时还是一个16岁的少年,虽然早就开始吃药了,但我一直控制着剂量,穿上宽松的衣服看上去还只是一个有些女孩气的男生,可老公却从未把我当成过男人,完全是把我当做女孩子来追求的,我闭上眼睛,往事一幕幕出现在面前,开始时我也有过犹豫,不敢接受老公的爱,但是他的执着打动了我,我这辈子最聪明的决定就是确定了老公是能够给我一辈子幸福的人,答应嫁给他,为了他我和家人摊牌,直至闹翻、脱离关系,和老公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过起了二人世界的生活。

  因为服药的关系我无法通过阴茎勃起射精获得性高潮,只得转而追求被男人阴茎插入产生的肛门快感,这也许就是我的性欲特别强烈的原因吧。

  「太太,下车吧。」

  司机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到现实。

  「哦,到了,怎么回事,我要到XX小区,你把我拉到哪里来了?」刚要下车,我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没错,我们到了。」

  司机回过头来,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带了一个兔子面具,「这是能让我们好好爽一爽的地方哦。」

  「你说什么?」

  我意识到情况不妙,打开车门想跑,可穿着高跟鞋怎么也跑不快,没跑出几步就被司机从后面赶上来一把抱住。

  「乖乖的听话,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爽过了就放你走。」司机淫笑着说。

  「救命啊!」

  我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声呼救。

  「别白费力气了,这里1公里内没有任何人,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计程车司机用一双有力的大手很快制服了我,把我的双手反剪绑在一起。

  我意识到逃不掉了,只好对司机说:「大哥,你放了我吧,我给你钱,另外,我是个男人。」

  「什么?」

  司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后将我拖到一件厂房中,开始剥我的衣服,上衣被扯掉了,两只浑圆的乳房从胸罩中跳了出来。

  「这是什么?还说不是女人,今天操定你了,别再玩什么花招。」司机说着开始吮吸起我的乳头来,还是早春的天气,气温只有零上4、5度,我的上身赤裸,被寒气包裹着,很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变得更敏感了,被他一吸就难过的不行。

  我现在倒希望他快些脱我的下身,给他看一下我是男人的证据,可又怕他看到后恼羞成怒伤害我,加上面临强暴的害怕,心里乱极了。

  没想到他倒不急,而是摁着我的头将我摁得跪倒在地上,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拉链,一根黑乎乎的早已勃起的阴茎弹了出来,直伸到我的嘴边。

  「舔我的鸡巴!」他命令着。

  他的鸡巴又硬又黑,**处沾着一些透明的分泌物,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我本能的将头扭开。

  一个耳光响亮地抽在我的脸上,将我打得摔倒在地上,昏头胀脑的从地上爬起来,大鸡巴又伸到面前了。

  「舔!」

  仍旧是不容违背的命令口气。

  我被那个耳光打懵了,下意识的张开了嘴,粗壮的阴茎马上深深地插了进来,一直捅到我的喉咙里,从未被开发过的喉咙突然被放入异物,让我很不舒服,干呕了两下强忍着才没有吐出来,他开始抽插了,一边弄还一边弯下腰抚弄我的乳房,开始的时候由于害怕和不适应,我觉得很难受,可在来自乳房和嘴巴的双重刺激下,我的淫荡本性渐渐显露出来了,觉得异常的舒服,想要发出呻吟,却因为嘴巴被阴茎塞满而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我的呻吟更加激发了他的性欲,抽插的频率明显加快了,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长发,我只能够保持着固定的姿势承受着他的大力抽插,大约过了20分钟,他猛地向前一个冲刺,将一股腥热的精液喷射到我的喉咙深处,我想要吐出来,他用手将我的嘴和紧说:「太太,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如果不吃下去的话可使很失礼的呦。」

  我迟疑了一下,没有办法只好勉强咽了下去,同时屈辱的泪水流出了眼眶。

  这时我上身赤裸的跪坐在地上,眼中满是泪水,嘴角还残留着他拔出时的拉丝。

  看着我的样子,他很快又硬了,将我拉起来扒我的裙子,我已经认命了,不在有任何的反抗。

  很快,裙子、丝袜被拔掉了,随着他用力的一扯,T裤也被撕烂了,我肥美的屁股和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在寒冷的空气中了。

  他将我推到墙边,让我面对墙站立,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揉搓,另一只手伸向我的胯下,寻找着意料中的蜜穴,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竟然希望他用粗大的阳具操我的屁眼儿,天哪,我真的是这么淫*吗?「咦?」他的手触到了我的小鸡鸡,不由得惊叫了一声,随后抓住我的鸡鸡猛地向后一抻,我痛得叫了出来。

  「妈的,还真是个带把的。」

  他骂了一句,迟疑了一下又自言自语的说:「也好,老子还没操过人妖呢,今天就尝尝鲜。」

  我感到两片屁股被大力的向两边分开,穴前,随后一根火热的肉棒猛地插了进去。

  由于穴穴早就出水了,加上他的肉棒比老公还要小一号,所以没费什么劲儿就齐根插了进去。

  「啊,好紧哪,比处女还紧,臊眼子水还不少,开来你真是一个天生挨操的烂货。」

  他一边用双手有节奏的拍打我的屁股,一边大力抽插了起来。

  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我的屁股被拍的「啪啪」的声音和抽插时的发出的「滋滋」声。

  在强烈的刺激下我开始兴奋了,开始应和着肉棒的动作扭动屁股,收缩肛肌。

  嘴里说着:「唉哟………我的大鸡巴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喔……插得妹妹……快…酥麻死了……喔…啊…不行了……妹妹的脚软了站…站不住了……换个姿式…吧……我快不行了………啊啊……」被他的鸡巴一阵猛攻,我浑身酥软了,瘫倒在墙上。

  他把我放倒在地上,命令我将屁股高高翘起,又将肉棒塞了进来。

  「啊啊…太粗大了…我的屁眼要裂开了…」

  我伸长脖子仰著头呻吟著,稠黏的口水从唇边不断流下,眼睛半闭,长长的睫毛随着来自后庭的冲击不停抖动着,完全沉浸在直肠壁被粗大的阴茎抽插、被**摩擦的快感中,房间里充满了淫荡的气息。

  我发疯的扭动臀部,收缩肛门的肌肉,吸允著深深插入臊穴里的肉棒。

  他弓著身体抱著我,双手抓捏着我丰满的巨乳,嘴巴在我颈、背保养的很好的细皮嫩肉上猛舔猛吸,他的屁股快速的前后运动,肉棒像活塞一样在我肛门间快速出没,我大声地叫着:「…不要…我的屁眼快被操爆了…我会被插死的…啊。」看来他像是不常玩后面,没一会便一泻如注。

  爆发后他丝毫不顾我的感受,猛地将阴茎抽了出来,由于事先没有灌肠,肚子里的粪便也随着倾泻而出,我只觉得后面的小穴一阵空虚,心里真希望他不要拔出来。

  他将肉棒又伸到我面前,肉棒上除了他的精液和我的爱液外,还沾着一些褐色的粪便,「替我清理好。」他说。

  我已经习惯了服从,加上性欲被挑动了起来,想也没想就一口将阴茎吞入了口中,粪便直接接触我的味蕾,苦苦的味道让我差点吐出来,可我还是强忍着一寸一寸的细细将阴茎舔干净。

  「舒服!」

  计程车司机摸着我的头称赞了一句,恋恋不舍的开始穿衣服,随后驾车离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寒冷无人的厂房里,我又用手指在屁屁里挖弄了一阵,这才挣扎着穿上衣服,步行半小时找到了回城的公路。

 【完】